当前位置:番茄电影 > 新闻资讯 > 明星动态

    "南方车站"导演刁亦男:胡歌气质很合适

    来源:时光网   2019-06-04   0次浏览

    刚刚落幕的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主竞赛单元中唯一的华语片独苗,正是《白日焰火》导演刁亦男的第四部导演长片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。把新作带到这个极具权威的电影圣坛上,刁亦男表示“心情就像是孩子终于生下来了。”我们也有机会与刁亦男的摄影指导老搭档董劲松,讨论实景拍摄的技术挑战,他还分享了一点与胡歌合作的经验。


    image.png


      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警匪斗智题材,在戛纳电影节上备受瞩目,新作《好莱坞往事》同样入围了主竞赛单元的导演昆汀·塔伦蒂诺,也带着妻子出席《南方车站》的戛纳首映,从踏上红毯的一刹那起镁光灯就没停过。据悉,四位主演在红毯上就看到昆汀来看片了,在影厅里,昆汀也坐在导演和四位主演前一排,他的投入大家可是看得一清二楚。


    昆汀还在映后与刁亦男握手祝贺毫不掩饰对影片的喜爱,带领全场观众起立鼓掌,全场反响热烈。虽说昆汀对亚洲电影的热爱是众所皆知,但今年他与刁亦男两人算是主竞赛的竞争对手,出席支持“对手”之举,也展现了国际电影节上导演们互相欣赏作品的大将之风。 “虽然没和他说过话,但从他的反应,我大概知道他是怎么样的想法,”刁亦男说。 



      “这种关系是导演和导演之间看对方电影,都会有一种对各自电影语言的交流,不用见导演本人,看他的电影就知道导演在说什么。就好像电影可以作为交流工具一样。”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由腾讯影业携手和力辰光等合作伙伴共同出品,从逃亡的黑帮大哥周泽农(胡歌饰演)视角,隐晦而巧妙地映射了社会现实。


      电影随着周泽农与“陪泳女”刘爱爱(桂纶镁饰演)穿梭在农村小镇之中,更将实景中不同的色调、光影与剧本无缝结合,塑造了虚实模糊的视觉效果,刁亦男的黑色电影美学风格又达到另一个程度。


      胡歌在片中饰演沉默寡言的黑帮大哥,演出与过往大家对他的形象认知大相径庭。刁亦男说,会选他出演主要是想给一个大家想不到的形象,“胡歌本身气质也比较符合我打造的这个角色,忧郁敏感、沉默寡言的样子,很符合我的要求。另外,他的一张照片也特别打动我,在造型上可塑性很强。”



      刁亦男认为,警匪片就是要有白与黑的反差,才能撑起两边恨不得对方不存在、又必须有彼此才能实践生存价值的微妙关系。因此,选定多次搭档的廖凡出演刑警大队队长,他可正派可反派的外型也是很重要的因素。“中国俗话说'警匪一家',”刁亦男说。“虽然是开玩笑,但有时候警察办案,也得把自己装扮得让别人看不出来他的样子。


      警察也会穿便装,看起来就像江湖里的盗匪、灰色职业的人一样,方便他追捕凶手或搜索讯息,所以彼此都需要对方。”刁亦男与廖凡合作的《白日焰火》拿下了当年柏林电影节的金熊奖(最佳影片),廖凡更以该片,成为中国为数不多的柏林电影节影帝。时隔五年后再合作,刁亦男看到的是廖凡更精进的演技,“他演技和表演上更老练,现在演戏都不用费力,而且很快就能进入我要求的状态。



      《白日焰火》女主角桂纶镁,在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中也是担纲女主角,饰演一位在野鹅湖附近工作的陪泳女,因故被卷入周泽农的大逃亡。刁亦男赞赏桂纶镁的演技与敬业,“她本身是一个很好的演员,我感觉她是属于演技派的。来演这样的底层角色她也下了很多功夫,做很多功课,提早去体验生活,观察灰色职业的运作,学武汉话。”


      《南方车站》饰演黑帮大哥老婆杨淑俊的万茜,刁亦男对他的表演评价也很高,“她是很感性的演员,进入状态也非常快、非常到位,且瞬间就给你一个非常好的表演,表演爆发力非常好。”



      除了在大银幕前找来合作过的优质演员,幕后也有许多大将是刁亦男的老搭档,如录音指导张阳,以及摄影指导董劲松。董劲松掌镜的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去年也入围戛纳一种关注单元,更勇夺第55届金马奖最佳摄影奖。比起《白日焰火》,董劲松说刁亦男在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的要求更复杂也更具体,举对看景、拍摄方案、分镜头等,刁亦男的想法表达得比过往更加清晰。


    “拍完感觉导演这几年的成长与积累速度很快,”董劲松说,“我回去自己也还得再下功夫,还得学习,不要有差距,因为这次他在视听语言上都有特别大的突破。”董劲松也透露,因为《南方车站》很多戏是以往没有遇过的方案,包含车戏、追戏,所以摄影们特别加工自制了拍摄材料。“像我们有一个自己做的跟拍车,可以把摩托车放到上面。


    《白日焰火》的摄影指导也是董劲松


      基本上就着地,不是腾空的,还可以侧挂、中间挂、或同时前头与两边都挂一辆,后面还可以跟一辆。”這些器材之好用,研发这个器材的摄影拍到一半还开始卖货了呢。而片中多数都是实景拍摄,且有非常多夜戏与水戏,拍摄技术要求非常高。董劲松说,“实景里操作对我来说会遇到很多问题,实景很小,像一场在(万茜角色)家里,廖凡带一堆刑警进去,空间不过就这么大。


      就一个门到厨房的距离,我还铺轨道用摇臂电控头,就这么丁点大空间我得完成一个长镜头。”虽然实景拍摄面临诺大的空间大小挑战,《南方车站》全是架上拍摄,只有一场戏是肩扛机器拍摄,由胡歌自己扛机器。这场戏是胡歌逃亡到气象站中,自己包扎伤口,隔天醒来迷迷糊糊的举枪练靶戏。董劲松透露,为了要最真实捕捉胡歌的视角,


      “我把机器直接搁到胡歌身上,他自己扛的,我只是稍微扶着,怎么甩的时候稍微带一下力度。”


      这部以“野鹅湖”作为英语片名的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,选定在武汉拍,正是因为当地有许多水的景点,符合剧本需求。但刁亦男透露,“水面上的戏是最难拍的。工作船要和道具船连接在一起,这些工程量本身就很大,晚间在水面上拍戏风浪变化很大,有时候出去之后突然就起风,卷起三级浪,我们就赶紧往回跑。


    英文版片名:野鹅湖


      有一次风很大我们还没到岸边,工作船和道具船的连接被吹得快断了,也是有危险性,水面拍摄特别费力。”但在《南方车站》中,饰演夫妻的胡歌与万茜在电影里,从未同时出现在大银幕上,甚至连闪回的画面都没有共同相处的回忆画面。大家对这一点都有不同的解读,而刁亦男则表示,


      “夫妻俩虽然没有交集,但最后还是聚会了,方式是这个男的完成了他生命价值的兑现,他们最终抱着那一袋东西,等于是又在一起了。”至于是怎么样的兑现方式,就等观众朋友进电影院观片发掘吧。